福州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造化之祖 第十七章:异变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38:59 编辑:笔名

造化之祖 第十七章:异变

时光如水般流逝,一月之间,穆宁皆是在烽烟岭中度过。他努力淬炼着自己的肉身,与众多妖兽激战,即便数次面临险境,也巍然不惧。

因为他的心中,始终有着一股压迫感,这股压迫感促使他不断的超越自我,让他不断变强!

而在这一段时间中,造化之书曾莫名出现,散发出了数到金光,射向天际。穆宁心存疑惑,却不知为何,只得压下心中疑问,全心全力的修炼。

烽烟岭,分外围、深处和中心三个地域;穆宁所在,不过是最外围的边缘地区,虽说妖兽纵横,但皆是一阶妖兽,以穆宁此时的实力,自保足矣;但若是让穆宁再向外围内圈走一遭,那他绝对尸骨无存。

因为在那外围内圈,乃至深处,有着实力极其强大的妖兽,不消说穆宁,即便是穆家的族长进入,都怕是必死无疑。

此时,一道黑烟以极速划过长空,正巧不已,落在那烽烟岭的深处,尘烟落下时,大地震动,一道深达百丈的巨大坑洞出现,似一道狰狞的伤口,划破了大地。

坑洞之下,黑烟弥漫,缓缓飘出。洞外本有恐怖强大的妖兽盘绕,但在黑烟弥漫的瞬间,皆如惊弓之鸟,四散逃窜。一些稍微慢了些的妖兽,被那黑烟缠绕,连惊恐声都来不及发出,瞬间便化作一堆枯骨!

黑烟纵横,所过之处绝无生机。大片大片的草木枯死,无数妖兽如逃命般远离这里。

死亡的气息笼罩在烽烟岭的深处,而那黑烟,不过到来片刻而已……

忽然间,一声轻响传出,似是敲击水面,虚空中涟漪漾起,有金色身影划过长空,待金光散去时,三个老者的身影出现。他们皆是神情肃穆,盯着下方的黑色烟雾。

“那是何物?”

为首的老者手捏胡须,苍老的面容上惊疑不定,喃喃自语道:“几日前天降金芒,洞穿日月星辰,本以为是大祥之兆,可虚无中突现黑烟……这是为何?”

另一老者低语:“而且,这黑烟降落的位置,居然是在这个地域……”

三人抬眼,望向烽烟岭的中心地带。

那里……同样是一片黑暗!

“不管如何,不能令这黑烟继续肆虐下去,我等共同出手,将其封印!”那为首的白袍老者低喝一声,顿时得到他人相应

。三名不知修为几何的老者纷纷抬手,一道道金色大手印出现,凝成实质,虚空中荡漾起道道涟漪,似是空间都无法承受这股力量!

那金色大手印将方圆数十里的森林遮盖,形成遮天蔽日之景,无数妖兽感知到这股令它们心颤的力量,纷纷跪伏在地,不敢动弹。而那黑色的雾气似乎也受到了压制,不再扩张。

“唔,幸好一路跟随,否则还真容易酿成大祸。如今只需要集中精神,将这些黑烟驱散便可!”

白袍老者浅笑一声,正欲继续出手,却突然察觉,那黑雾的中央,大地坑洞之下,似乎有一股莫名的空间波动一闪而逝。

“错觉吗?”

他问向身旁两人,却并未得到回复,便觉自己多疑,平去心中杂念,缓缓驱散黑烟。

……

烽烟岭外围边缘,瀑布之下,穆宁**上身,露出略显黑瘦的肉体。他站在一块黑石上,扎着马步,咬着牙,忍受着水流的冲击。在他的背上,不时的有红斑出现,疼痛难忍,但在元力的滋养下,红斑逐渐退去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元力的滋养让他的肉体更加结实,筋骨更加强健,根基愈发牢固!

“再坚持……一会!”

穆宁咬牙切齿,只觉得背后的冲击力愈发强大,疼痛也愈发明显起来。不多时,只听得嘭的一声,黑石上的人不见了踪影,瀑布下的水流中,穆宁露出头,缓缓游向岸边。

“我比昨日坚持的更久一些!这还只是我刚刚突破至凡武六重的缘故,若是我六重炼髓大成,想必站在这瀑布下,便能稳如磐石,纹丝不动!”

站在瀑布下锻炼肉身,是穆宁几日前方才尝试。一开始,那湍急的水流着实让他吃尽了苦头,每每被冲的落水时,都会口吐鲜血,身受创伤。不过也幸亏他近日猎杀了几头妖兽,在不断的吞服妖丹与食用妖兽血肉之下,伤势恢复的极快。

在一次次的尝试后,他能够真实的感觉到,自己的力量,正在缓缓变强!凡武六重本应有着三千斤力气,他如今已经达到了三千五百斤左右,甚至更强!

而这,只是纯肉体的力量,没有丝毫武学的辅助!

穆宁嘴角露出笑意,暗自满意自己这些时日的修炼成果。却在此时,他心有所感,抬头朝那烽烟岭的深处望去,却只听见一声声轰鸣传来,夹杂着巨大的兽吼之声……以及,一道金芒!

他忽然面色大变,眼角溢血,神色骇然:那不知隔了多少距离的地方,传来的爆鸣声,竟是让他生生遭受重创!

“不行,那深处定是遭受了什么巨变,我若继续逗留,说不定会遭受波及!况且这一个月以来,我的收获已经足够,不如尽快返回!”穆宁眼中划过一丝坚定,直接收拾好衣物,拿好自己这一月而来的收获,转身离去。

一路上,穆宁遭遇到许多惊恐的妖兽,不过他如今没有心情,自是不愿猎杀它们。疾驰之下,过了许久,才长出了一口气。如今,视线中,已经能够瞅到风雷镇的轮廓。

却在此时,一根箭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他的心窝中窜去!穆宁方才心中放松,大意之下未曾察觉到杀机,等他反应过来时,顿感头皮发麻!

这箭矢上被一层元力包裹,锋锐之中带有莫大的威力,穆宁仓促之间身体一侧,却依旧被划破了衣衫,那伴随而来的巨大劲风,却是直接将他撞飞出去。

“哈哈,这废物小子被我一箭射中,想是必死无疑了!”

不远处的密林中,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手持巨弓,面上不无得色:“这废物让我受了责罚,命中当有此劫!”

这个壮硕的少年,正是穆青!

山西白癜病医院
四川治疗盆腔炎费用
昆明治疗龟头炎方法
山西白癜风
四川治疗盆腔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