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绝世邪君 第八百二十四章 秦宗的存款_1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15:06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八百二十四章 秦宗的存款

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

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琼淑瑶抱住秦石,娇声哽咽的轻哼,然后低下头,用两只玉手捧起秦石的脸颊,轻轻道:“快,让娘瞧瞧,这一年是不是瘦了。”

“放心吧娘,孩儿不再是孩子了。”

“怎么不是,你在娘这里,永远都只是孩子。”琼淑瑶故作嗔怒,但马上就笑出声來,摇摇头:“唉,确实,你确实是大了啊,都已经当爹爹了,以后什么事就不能再随性而为了,知道吗?要给金言做好榜样。”

“孩儿知道。”秦石抓着头,像个孩子一样失笑。

“这种回家的感觉,真是久别了啊。”从琼淑瑶的怀中离开,秦石独自靠在秦宅宅院里的歪脖树上,这棵歪脖树从他出生时就长在这里,秦家也算是经历了几次大战

,那些盆栽,最后也就剩下他还矗立在这了,秦石抚摸了他几下:“老家伙,不管何时,你总是这样挺立着,是不是觉得能生长在秦家,是你的骄傲啊?”

“其实我也是,生在秦家,真好。”

“嘿嘿,我说石头,这怎么一年不见,现在还变的多愁善感起來了?”麟宇和苏铭几人凑上前來,麟宇拍了拍秦石的肩膀,两兄弟抱在一起。

“人总是要变的吗。”秦石耸了耸肩,之后他冲麟宇笑道:“我说,当皇帝的感觉怎么样啊?是不是特别舒服?”

“觉得舒服,你來做啊,我现在都快被折磨疯了。”麟宇沒好气的瞪了瞪眼:“要不是我母后不同意,我早就将这皇位让出去了,然后和你共闯天下,那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“哈哈,你啊,就好好的当你的皇帝吧,我的生活,不适合你。”秦石拍了拍麟宇的肩膀,之后环顾一圈,愣了下:“对了,怎么沒看见周琴?”

“她啊,在皇城里调养呢,她也快要生了。”

“啊?”秦石一愣,惊叹道:“不会吧?不是一年前,周琴就要生了吗?这一年过去了,怎么还沒生出來?哪吒吗?”

听到这话,苏铭几人从旁边相觑一眼,顿时就忍不住的哈哈大笑,麟宇直接被气翻了,怒骂道:“滚蛋,那个早生了,是个儿子,现在是二胎。”

“二胎啊?”秦石恍然,旋即他想想也是,倒也沒有和麟宇拌嘴,大气的拍了拍麟宇的肩膀,道:“行啊,马上就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,你还想着跟我闯天下,收收心吧。”

“第一个孩子我也沒看见,这第二个孩子了,我这当叔叔的什么也不送终归是说不过去,这张军令,就当做是送给他出生的礼物吧。”秦石顿了一下,大手一挥,一张军令祭出掌中,上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虎,很是威武。

看见这军令麟宇眉头一皱,将其接过來仔细看了一番,大惊道:“这是,兽王帝国的军权令?”

当了一年帝王,每日和这百潮中的帝国打迂回战,心理战,自然也交锋数次,麟宇一眼就看出这张军令,正是象征着百兽帝**权的军权令,有这军权令在手,兽王百万大军都要俯首称臣。

秦石憨笑的点点头:“嗯,兽王帝国的帝王已死,虎氏家族也全都沒落了,现在兽王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,我回來时,将一切安排给那面的边境将军:刘昌虎,等到你闲下來,安排个人过去进行下交接,那个刘昌虎,你可以重用一下,这样对收揽人心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麟宇,不,不光是麟宇,苏铭几人全部都惊呆了,苏铭几人可是参与了兽王一战,对虎氏家族的实力十分了解,特别是虎炎,半步八天,虽说如今秦石已经今非昔比,但也不足以拔掉整个虎氏一族吧?

看出几人的惊讶,秦石很坦然的道:“别多想,虎氏一族,并不是我灭的,他们应该是被别人利用了,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我相信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”

“不过,在这百潮地区,兽王帝国的底蕴很强,甚至还要在百族之上,若是能够收入赤炎,对赤炎的帮助很大。”秦石接着说句。

但麟宇马上摇摇头,将军权送回到秦石手中:“这个我不能要,他实在是太贵重了。”

秦石愣了愣:“呵呵,怎么?这一年不见,你现在跟我也客气起來了?这不像你啊。”

“不是跟你客气,只是如今你也不是孤家寡人,你背后还有秦家,有秦宗,这么大的军权,对秦宗有无比巨大的帮助,我不能要。”麟宇摇摇头。

秦石听闻到这一愣,旋即明悟过來,但他笑了笑:“秦宗你不用担心,我对他们自有安排,这种帝**权,不适合秦宗,秦宗只是个势力,若是一个宗门的军权,我也不会给你,但这种帝**权,需要掌管上千万,甚至上亿的黎明百姓,要照顾他们的安全,秦宗做不來的。”

“宗主说的不错,这种军权对我们秦宗沒有大用。”凌霄从旁边走过來,也是冲着麟宇笑道:“拿着吧,兽王帝国更适合赤炎。”

凌霄这么一说,麟宇为难了。

但突然,秦石开口:“我就问你一句,如果我现在秦宗遇到危险,你会袖手旁观吗?”

“那自然不可能…”麟宇马上激动道:“赤炎和秦宗形同一家,如果秦宗遇到危险,我赤炎肯定会鼎力相助…”

“那不就得了,既然都说是一家了,这军令给谁不是给?落在谁身上还是个麻烦,这麻烦就由你小子來承担吧。”秦石接过话哈哈的大笑,很是信任的拍了拍麟宇的肩膀,认真道:“我相信你,一定会成为一个明君,兽王交给你,会比在我手上更好。”

“我………”

麟宇张了张嘴,苏铭这是在旁边突然开口:“麟宇,石头都这么说,你就拿着吧,你要不要给我啊,我拿到这军权令,回去做个土皇帝,那到时候,美女还不是任我來选?等到时候,选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各个都比周琴漂亮贤惠,你还不后悔死啊?”

“滚犊子…”麟宇沒好气的骂道,秦石在旁边也是无奈的摇摇头,这一年过去了,这苏铭还惦记着这事呢?

“哎呀…你骂谁呢?”苏铭顿时就不乐意了,挽起袖子,大有要出手的意思:“我这小暴脾气,我还真就忍不了了,你是不是不知道,我………”

但沒等他说完,一众人相觑一眼,很是默契,一起接过來的冲苏铭笑道:“你上面有人…”

“这还差不多…”苏铭哼了哼,惹得众人哄堂大笑。

“哈哈,真是熟悉啊,算一算有好久都沒听到这句话了啊。”秦石黑眸间出现几分温情。

麟宇长吁一声,最终终是将兽王军权收下,旋即他很是认真的冲秦石举了个躬,尽管秦石说这是个麻烦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张军权有多么庞大的价值,如果拿到百潮中,任何一座国家的话,那都是无可估算的价值,所以他很真诚的冲秦石道谢道:“兄弟之间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,总之,谢了。”

秦石浅笑的点了点头:“这就对了。”

之后,秦石回到秦宗方向,他这一走就是一年,秦宗有很多的琐事等着他來处理。

夜间,在一间会议厅里,秦石坐在高堂上,玉罗刹这时已经恢复,捧着一杯热茶递给秦石,秦石温柔的接过,两人什么也沒说,就是相视的笑了笑,却仿佛交谈了一夜一样,一切都尽在不言之中。

高堂之下,凌霄、岑驰、凌霄、墨辰、一众秦宗的大长老们汇聚在这,几人对秦石都很是尊境,凌霄甚至回想起几年以前的离火,在看看现在的秦宗,有一种做梦的感觉。

这一切,都是因为秦石。

而这群人,更是记得秦石那时壮阔的豪言:我的秦宗,目标可不是北方区域,而是整个帝国,甚至整片天下…

而一切,好像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进行着。

秦石抿了一口清茶,轻轻的将茶杯放下,他先是站起身,很是诚恳的冲众人鞠躬道:“诸位,这一年,辛苦你们了,秦宗有你们是秦宗的骄傲。”

“宗主,你别这样说…”凌霄几人连忙惊慌的拦住秦石,几人急促道:“是啊,如果沒有你,就沒有现在的秦宗,你才是我们的骄傲。”

秦石笑了笑的挺起身,问句:“这一年,秦宗内部怎么样?”

“按照宗主走时的叮嘱,现在宗内弟子虽然不多,只有寥寥十万,不过这三十万中,全部是经过重重考验,保证都是对秦宗沒有二心的弟子。”凌霄将秦宗的名单递给秦石。

秦石看了一眼,很是满意。

而之后,墨辰又将秦宗这一年的收益开销,以及现在秦宗的存款总结出來,交给秦石。

秦石握住这张单子,眼皮都忍不住的跳动起來,那绝对是笔无法想象的巨款,光是灵石,秦石已经数不清了。

“咕噜。”这叫他狠狠的噎了吐沫,惊讶道:“才一年,怎么会有这么多存款?”

在他的印象中,秦宗即便规模很大了,但一年的收入也不可能达到这么多才对,这比巨款,恐怕整座赤炎,一年也无法达到吧?

“是无门拍卖行。”

本书首发来自17k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r405

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宝宝发烧推拿退烧图解法
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
尿黄尿痛尿不尽吃什么药物
小儿夜间咳嗽